捷克探亲旅游见闻散记

                     

 

15. 观光温泉城 -卡洛维发利

 

 

 

 

 

 

 

 

 

 

 

 

 

 

 

 

 

 

 

 

 

 

 

 

对布拉格大都市生活初步了解之后,就想体验一下捷克乡村野外有那些迷人之处,我想借助女儿拥有小汽车之便,那些较远地区的景点不会是遥不可及了吧?距布拉格不到 200 公里的卡洛维发利(Karlovy Vary)素有温泉圣地的美誉,我们首选到该地一游就不足为奇了。

出布拉格西行,沿高速公路疾驰,捷克乡村野景扑面而来,广阔的农田,茂密的森林,大小教堂,古老市镇,哥德式民宅,啤酒花种植架等,迷人景色,使我赏心悦目,乐此不疲矣。

小车在蜿蜒起伏的公路上奔走,好似舟行江海,随波逐流。我看捷克大地好象是由无数丘陵削去尖顶之后连接起来的,所以它的高速公路就象物理学上横波图像一样,老是波峰波谷反复交替没完没了,有时公路的坡度在30°左右。眼看车子下坡犹如飞流直下,上坡又如攀越山头,奇怪的是我座在车里,如履平地,有惊无险,捷克工程师们能把道路的险情与安全独一无二地协调(Unique armony)到如此完美的程度,这种化险为夷的本领真令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卡洛维发利是西捷克州的首府,是镶嵌在捷克大地上的一颗流光溢彩的翡翠明珠。显然当地的历史发展是和温泉医疗的良好效果密不可分的。

自古以来,这个地方就令人着迷,传说的卡洛维发利的温泉是波西米亚国王(King of Bohemia )查理四世(Charles Ⅳ)在狩猎射鹿时发现的,但这只是个虚幻的传说。不错,建立温泉的确是在查理四世统治时期,然而当地居民对温泉水治疗伤病有特效早有研究,所以建立的卡洛维发利温泉城只不过是对已往研究成果的承认和推广,并不象传说那样浪漫(Romantic)。

从中世纪到十六世纪三十年代,的卡洛维发利的医疗方法仅限于用温泉水沐浴,好象我国唐朝杨贵妃在临潼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似的。公元1522年内科医生瓦斯拉夫派勒首次出版医书,推荐饮用温泉水的疗法,之后才将浴疗和饮疗分开。

现在的卡洛维发利有十二个泉眼喷水,泉眼不同,水温各异,约在 30 65℃之间,游人可以从任何一个泉上取水饮用。我在那里专门购得一特制水杯,从多个泉上自取温泉水来喝。虽然口感有点苦涩,但喝到肚里,觉得沁我心肺,醒目爽神,为此我还灌满了两大瓶泉水带回家用,也算不虚此行,受益匪浅了。

卡洛维发利己有很长的发展历史,多灾多难又能绝处逢生。公元 1582 年洪水泛滥成灾, 1604 年整个城市被大火吞灭,闻名的欧洲 “三十年战争”(The Thirty years war)期间的卡洛维发利遭受兵匪洗劫,纵火焚烧,疾病折磨,饥寒交迫。1759年又发生过一场大火,几乎将城市夷为平地,19世纪的拿破仑战争( Napoleonic War)第一次世界大战(The world warⅠ)和第二次世界大战(The world warⅡ)都对该城市造成过很大创伤,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末期。的卡洛维发利尚在德国纳粹统治下,一度成为美国和苏联等同盟国空军轰炸的目标。

1945 5 月美军和苏联红军在该市击败德国侵略军胜利会师,并在美军帮助下,将的卡洛维发利的主权归还了捷克,捷克人民从心里感谢美军,我这次在的卡洛维发利的广场就看见了一座美军在当地阵亡士兵的纪念碑。碑前还放满了鲜花。

卡洛维发利屡败屡兴,不屈不挠,今日的卡洛维发利已是一座美丽富饶的中等城市新哥德式、巴洛克式、文艺复兴式和现代式的各种建筑兼容并存,和谐优雅,富丽生动,它这样强大的再生力来自何处?我想是温泉这个宝贵的资源给它提供了无限生机。温泉象聚宝盆一样吸引四面病人来此医疗,疗养;同时温泉特殊景观召来了八方游客。尤其是一些贵人、名人纷至沓来,使卡洛维发利的名声远扬。1711年和1712 年俄国沙皇彼得大帝两次在此地逗留盘桓,导致温泉城十八世纪十年兴旺。此后国际社会开始在卡洛维发利举行会见或会议,还给参加会议的某些尊贵的客人留下塑像,他们是哥德、席勒尔、贝多芬和肖邦等。

1900年前后欧洲文化界,科学界和政界的一些名人慕名前来居住疗养的人不少,他们是文学家果戈里,政治家俾斯麦,作家聂努达,音乐家德沃夏克,科学家弗洛伊德和其他著名的人物均曾在这里停留。就在卡洛维瓦里公园里,女儿还为我在德沃夏克塑像前拍照留念呢。

正是由于名人们接踵而来,使得这座温泉城披上圣洁的外衣,带有神秘的色彩,从而更加能吸引大批猎奇好艳的游客前来观光游览,消闲开心,于是卡洛维发利的建设财源滚滚而来,“不破不立”,再立就要立更好的、更豪华的、更能显示艺术家高超卓越技巧的。因而使卡洛维瓦里“老当益壮”长盛不衰。

在卡洛维瓦里我再次受到欧洲文化的熏陶,公园里花团锦簇,绿草满地,古木争荣,蜂蝶齐舞,空气新鲜而湿润,使得所有的色彩,缤纷而亮丽。偶尔还能听到来自教堂深处吟咏的赞美圣歌。我能看到三五人的音乐小组在公园演奏手风琴、萨克斯管,博得游人驻足欣赏,鼓掌欢呼。

公园里有座特别标致的多廊柱长廊,它采用巴洛克式样和现代化的建材,显得既庄重典雅又活泼明快,堪称推陈出新的佳作,不可多得。

我们在沿河花园漫步,古老的欧式马车拉着各国游客也在沿河徜徉,领略着花园的风韵。头上有高山群宇鹿跳崖,眼前有清清急流和拱桥,背后则是一公里多长的巴洛克式的宽大走廊,它珍藏着十二座温泉,并给每一座泉眼以独具特色的装饰。啊!这边风景独好,游人如云,能碰到各种肤色的男女,能听到各种语言的声音,是个地地道道的国际游乐场所。难怪把仅次于柏林国际电影节的捷克国际电影节设在卡洛维瓦里。听说中国一些优秀影片曾在这里参展,中国电影代表团也多次访问过这里。

坐在花园长椅上可以看到近在咫尺舞台上演出的节目,可惜后来天公不作美,下起了小雨,未能一饱眼福。也因为下雨,我们没能登上高山,看看鹿跳崖传奇风景,确是美中不足。

应该说重头戏是在长廊的尽头处,那里有一座喷泉能喷出两丈来高的水柱,而且后面出来的水,顶推前面喷出的水,节节升高,形似宝塔,水舞银蛇,玉琢冰晶,乃我生平所见第一奇观也。当地的旅游局为了让游人风雨无阻地观景,专门盖了一个宽敞高大的玻璃房子将水柱罩住。由于泉水温度高达七十多度,室内必然很热,所以加装了大功率的空调器,始终保持室内温度在25℃上下,游人可在室内长时间观景和拍照,同在自然条件下游乐一模一样。喷出来的高温泉水最后经承接池排入河中,只见河面上方热气腾腾,雾珠弥漫。河床在泉水中矿物质沉积下呈红黄色,象铺着的红地毯,在泉水叮当响声中,迎接五湖四海的来客和佳宾。

卡洛维发利的确是块风水宝地,我祝愿它永远昌盛,把波西米亚国王、神圣罗马皇帝、查理四世在十四世纪为之树立的光荣业绩发扬光大,再创辉煌。114日是我在捷克小住的最后一个星期天,女儿说这是最后一次外出游玩的机会,不可放过。为此,我们再次驾车前往Karlstejn镇访问查理行宫。

查理四世是14世纪时捷克的国王兼神圣罗马皇帝(The king of Bohemia and Holy Roman emperor),当时欧洲的形势有点象中国的春秋战国时期,在周天子统治下,存在有诸侯列国,所不同的是周朝是子承父位的家天下,而罗马皇帝则是由诸侯国君中,择其贤者而立之,查理四世是当时诸侯国君中能力最强,威望最高的人,所以帝国皇帝非他莫属;然而其它国君并不甘心,总要为争夺皇位,大动干戈,于是,查理四世在距离布拉格一百公里左右的高山上修建城堡,作为皇帝的行宫,既为保障皇帝及皇室成员的安全,更是为了保存皇帝的皇冠。

我们在捷克解说员小姐的带领下,进入行宫,她先后对我们介绍:查理四世的简要业绩,以及他先后续娶四位王妃的情况,还有城堡的全景模型。骑士守卫城堡与敌人战斗的画面,特别是讲解了罗马帝国的版图,它包括捷克在内的许多欧洲国家,东起乌克兰、白俄罗斯、立陶宛、北至瑞典、芬兰和丹麦,西至德国和法国,南到意大利、希腊和土耳其的君士坦丁堡,是个非常庞大的帝国。

我们参观了皇帝的起居室、餐厅、卧室、礼拜堂,看了皇帝皇冠(复制品),它上面镶嵌了许多珍珠和宝石,特别是那块硕大的祖母绿宝石,价值连城。这个皇冠原是被存放在最高、最坚固的堡垒中,据说堡垒由大石块砌成的,石墙的厚度竟达7米!另有一座深80米的水井,有大辘轳提水上来,还有贮藏粮食和守卫骑士住的地方。

城堡的建筑材料,主要是大石块和方木柱,室内的大顶柱,用小方木柱拼成的,密密的“天花板”用的都是优质方木,坚实而又简朴。整个城堡与其说是皇帝的行宫,不如说是一座坚不可摧的军事要塞,无法与当时我国明永乐年间皇帝的皇宫那种宏大、豪华、珠光宝气相比。查理无言,行宫无言,那是一所窄小的,不舒服的古城堡,它显得陈旧破落,甚至寒碜,除了给我以“发思古之幽情”的感觉外,并没有任何值得称道之处。我可想见当时皇帝的生活也很艰苦,可能还抵不上现在捷克普通人生活得舒适安逸呢,但是查理行宫的历史意义之重大,却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我看现在的情形是,英雄一去风流尽,唯有青山伴行宫。

此地风景也好,独具特色的啤酒桶屋更是一绝,大大的啤酒桶,不但能盛酒,而且能住人,还能用来开啤酒馆,往往有几个醉鬼在那里狂饮或借酒装疯,或恣意闹事。

117日我回国日期已近,女儿的朋友们特地为我举行告别宴会,并事先在一家生意红火的叫“蓝园比萨店”的餐馆订了座。我们要了红茶,叫了两种意大利面条(一种是长条的,一种是螺丝转的)两种意大利比萨饼(一种是蔬菜的,一种是海参的)。我从没有想到过意大利面条和比萨饼那样好吃,它的面条还很有嚼头,听说是高面筋面粉做的,而它的比萨饼又是那样酥,因为它是高淀粉做的,面和饼我吃得太香了,真是口目一新。

饭后我们又到了市中心瓦茨拉夫大街的一家楼顶咖啡厅小饮,这里风景独好,可以同时看到布拉格城堡和瓦茨拉夫大街的国家博物馆两处灯光夜景,交相对应,给我留下难以忘怀的最后一瞥。

大家举杯祝我一路平安,然而我知道吃过这餐以后,我们就要告别了,以后我这一生也许和他们后会无期了,我脸上的笑容便沉沉地落了下去。

 

                                                                                                     返回目录

联系方式:

电话:

00420-602 688 689

00420-607 776 268

         捷克 布拉

 

电子邮件和MSN: sinostarcz@hotmail.com

 

QQ: 1481599046

          293599588

 

中东欧旅游接待和翻译服务

随我快乐游四方

捷克中星商务翻译旅游公司

clip_image001